Author: vicky.chan

學習謙卑

作者:Vicky Chan      分享日期:2017.6.4 題目:學習謙卑 最近在生活上,神給我有兩個的學習,第一個是關於教會的退修活動,第二個是在工作中的體會。 這是我第二次參加安靜退修營。回想第一次同去的是與我一起剛受浸的幾位姐妹,在長洲思維靜院營中我可以親近神,充滿了平安和喜樂,因此我是帶著期盼的心再參加第二次的,希望能有更深的學習,地點是舂坎角的香港天主教靜修院。 可是當我到達營舍後,立刻就發現環境與上次很不同。長洲的營舍很大,房間的窗面海,眼簾下盡是大自然景色,營舍走動的空間很多,而見到面的人卻不多。今次的分別很大,可走動的空間少,人多聲音多,望出窗外竟然是一位弟兄的房間,有時還會見到有弟兄姐妹在窗外平台聊天,無奈地我惟有選擇拉合窗簾。 我是四日三夜組的,第一二天還可以,到了第三天,開始受不了這個環境,也受不了不說話。就算到了海灘或公園可以安靜一下,但當回到營舍,那受不了的感覺又來了,我很想不留在營舍,卻又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當我看到三日兩夜組的弟兄姐妹離營時,自己也有一點兒想跟他們走,但心裡仍為自己打氣,希望多留一天也許能學習多一些。晚飯後,聽到一些笑聲和看到網上分享的相片,知道下午外出了的弟兄姊妹的活動,心裡就更不能安靜,甚至出現了不滿。在這種情緒下,我實在不想留在營舍中,正打算出外逛一下。 就在這時,我遇上了導師,由於天已晚了,她阻止了我獨自外出的念頭。我很不情願地回到房間,不一會兒,我發現營舍小教堂我還未到過,我就進去繼續安靜。不久,導師來找我,說可以跟我一起出外走走。我與她分享我的感受和一些不明白,導師很有耐性地解答我的問題。 原來多人一起安靜與自己獨自安靜很不同。由於每一個人都不一樣,屬靈程度有不同,安靜方式也不同,需要學習的地方更不一樣。我的不滿情緒是因為出於想每一個人都要能配合自己,其實這個想法是很自私、很自我的。我需要學習與不同的人共處,使心胸更廣闊能接納別人的不同。更難忘的是,對於我感覺房間像牢房一樣,導師就給我保羅的例子,相信保羅坐牢時什麼都沒有,可能連窗也沒有,但心裡仍能平靜地依靠神,沒有被環境影響自己。我身處一個舒適的環境下竟如此煩躁不安,原來有神同在才是真正內心的平靜安穩,是完全依靠神超越環境的安靜。 腓立比書2:3-4 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另一個學習是關乎我的工作的。 學校裡有不同類型的學生,當中有些是較難相處的。最近有兩個學生於小組活動時,不斷在說著另一個學生的壞話,被批判的學生是我有份照顧的。跟著又一次活動時,他們又說個不停,令我感到很厭煩。我先後用不同的方式力求停止他們,先是溫柔地勸喻,繼而是教訓,最後是懲罰。結果是一敗塗地,他們攻擊的對象竟轉移到我身上來。那次,我完全不能專注帶活動,也不想在活動中再看見他們。 不久,又是活動時候了,早一天我已想著這兩個學生,覺得很煩惱,我跟媽媽說了我的擔心和恐懼,媽媽冷靜地對我說:為他們祈禱吧! 當天,他們依舊地說著別人的壞話,我也依舊地叫他們停止,這次情況更嚴重了!本來他們只是說那同學是豬,因為我出言勸喻,竟成了他們的戰把。他們說他們自己是「神人」,我只是比豬好一點。此時,我竟然有著出奇的平安,還笑著回答說:「是哦!我是不及你們的。對你們這些「神人」,我實在能力不足以去明白你們。」 這次神真的帶領著自己,所說的是自己沒有想過的。氣氛立時改變了,情況變為大家在說笑,而不是在批判別人,其中一個學生後來更停了指責別人。 這次我體會到從神而來的謙卑是不同的,透過禱告去記念學生,神會掌管整件事。 我曾經試過用自己的方法,強迫自己謙卑,但到頭來自己卻屈服不了,心裡氣憤,又不能解決問題。在學習謙卑過程中,要呼求神的帶領,才能有著真正的謙卑,不但能建立自己,更能建立人。我希望以後能多操練,使我能有耶穌的謙卑性情。 馬太福音 11:28-30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v 回到分享目錄

先求神的國和義(2)

作者:Vicky 題目:先求神的國和義(2) 我是從小就跟爸媽返教會的。去年十一月我委身給神,受洗加入基督的身體。在準備這個分享的時候,就不期然地回想到自己大大小小不同的經歷,神在自己身上的工作及我如何認識這位獨一的真神Yahweh。 馬太福音6:33:「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這一節經文,是我上委身訓練時經常體驗到的,同時也是帶著我成長的重要經文。 首先,想與大家分享自己還在上委身訓練時的經歷。我那時正在讀室內設計的高級文憑,功課非常忙碌,有一次(真的是終極的一次),晚上要回教會上委身課,明天就要交一份幾乎是最重要的功課,功課包括要做模型,我已打算通宵不睡去做,但想到還要去教會,要學習與同伴彼此委身,一堂都不可缺席,心想去少一次不會有什麼問題吧。但當時我姑姑、爸媽各人不謀而合地提醒我鼓勵我,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些東西都加給我了。 最後,我就怒氣沖沖地出了門口,一路上,還埋怨神為什麼每次都給困難給我,到底是否在玩弄我呢?結果,上完委身課後,我心裡竟然充滿著平安,回家繼續做我的模型,雖然當晚都要通宵工作, 卻能夠有充足精神開夜和準時交功課。 其實那次完成功課不是經歷的重點, 而是我經歷到神真的能把憂慮轉化為平安,當中我學習了順服,放下自己的意思,願意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神就真的會把所需的加給我,在經歷中大大加添了我對神的信心。 剛上委身訓練的時候,其實我是未準備好的。經常處在被神的光光照與世界的玩樂,非常自我等等的黑暗中拉扯著、掙扎著,但感謝神,因在當中不斷的嘗試學習,與每堂的教導配合時,讓我不只是頭腦上的明白,而是打從心底裡面明白神的真實,慢慢地被神建立,最後作出委身的決定。 另一次就是我找工作的經歷。 感謝神,我在畢業展的時候,我的老板就放下了咭片,以致我找到現在工作的公司。 但那時考驗又來了,我安排了一個 “完美”的時間表。要經歷這完美的時間表,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 當我收到我老板給我的咭片不久,我就已經寄了第一封電子郵件給他。在報名短宣時,我害怕會不會錯失回覆他電郵的時機? 會不會失去面試的機會? 與朋友的旅行又如何呢? 腦海中有很多不同的念頭飛過,然而,馬太福音6:33 又出現提醒我,我就沒有再憂慮, 去完短宣再算了。 之後大家看到神是這麼的對我好,在這段時期,我有工作、有短宣、也有玩樂時間,時間有序,又不會太緊迫。短宣之前,我現工作的公司還未需要請人,在短宣後才正式招聘,如果我沒有參加短宣,我不但會錯過經歷神的機會,還會白白浪費了時間,結果是在委身訓練後才要上班。 第一個月的工作不太忙,也有時間安静準備受浸。 不要看小這個時間表, 不但不是由我去安排,而且是人完全控制不了的,而我在經歷當中,是不會知道下一步會是如何,所以當我真心學習順服和依靠神,神就讓我體驗祂話語的真實了。 我受浸一年了,到現在,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因我立志要被神改變,神也真的回應了我。 我是一個非常沒有條理,亂七八糟的人。例如,自己不會執拾床舖,吃喝完不收拾,用完東西不放回原處,有我出現的地方就會大亂,又怎能為神做好見證呢? 我嘗試過改變,但是靠我自己能力是改變不了的,所以我需要神去幫助我。 神改變我的開始,同時就是神工作的開始。 有一次,我剛與老板簽好合約之後,很快就不見了那份合約,就像失了憶一樣,完全忘記了把它放在哪裡,我在公司和家裡找了不知多少遍都找不到,而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有薪假期,所以當要請假回家鄉時,我只可憑信心請假。 從小每當我不見了東西,我祈禱就必能找到,但這次不能。 我真的知錯了,神真是一位幽默的神,當我每次嘗試去尋找那份合約時,我就在整理一次自己的東西,提醒自己不可以再沒有條理。有一次到訪牧師的家,看見竟然是那麼的整齊,使我立定決心要做一個有條理整齊的人! 這段日子我慢慢地改變,但在回鄉的時候,我又鬆懈了下來,我的眼鏡不見了,最後也是找不到。我知道這是神安排的,祂知道只有這樣的方法才能把我改變過來。 雖然我現在不是像受軍訓般整齊,但起碼沒有讓兩個極愛整齊的家姐和妹妹再責罵我,現在我會自己執拾床舖,雖然看似簡單,但對我來說是極不容易的了。 故事到了最後,那合約到底怎樣呢? 就是那次要去大學傳福音,需要請假,而那時與家人商談,大家覺得是時候要問老板拿合約的複本了,我就開始擔心,這樣一定會破壞老板對我的印象,覺得我辨事糊塗,會解僱我的,但媽說,憂慮是沒有用的,倒不如承擔後果,交託給神吧!噢,對啊,祈禱交託吧! 那天吃午飯時間, 我先作了個禱告,然後就鼓起勇氣,向老板要求一份合約副本,坦白承認是自己遺失了。神真的非常幽默,原來我的害怕是多餘的,一切都有神在掌管。 這是我老板的回答:「呢D嘢咋馬,我印二百份比你都得啦!」(口語意思:這些東西,我印二百份給你也沒問題呀!) 回到分享目錄

先求神的國和義(1)

作者:Vicky 題目:先求神的國和義(1) 我從小生長於一個基督教家庭,很早就已經知道有神的存在,我覺得神一直很照顧我,祂醫治了我天生的皮膚病,我能夠平安地長大,當年紀還小,沒想得太多,但當人長大知識多了,就開始質疑很多的東西,包括信仰問題。 我知道聖經有說,人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就是一個真正信主的人,然而,當時我雖口裡承認上帝是我的救主,但心裡仍在質疑神是否真正的存在。 升中時,我因成績的原因,不能入讀自己心儀的中學,亦即是姐姐就讀的學校,而獲派一間級數比較差的中學,那裡的學生大部份都是成績和品行較差,學校經常有警察出入,當時我真的很擔心之後的中學生涯,對學途感到失望,不明白為什麼神要有這樣的安排。 我為此事切切地向神禱告,期間我仍有去姐姐的學校面試,但得不到回覆。 我已經打定輸數,以後要在獲派的中學渡過,心裡實在很不明白為甚麼神不聽我的禱告。數天後,爸媽決定寫信給那中學的校長,希望仍有最後的入讀機會。出去交信前,爸媽希望我作一個交托的禱告,把事情交給神決定。 很難忘記那次是一個能夠改變事情的禱告。大約的內容是說:主啊!我知道自己以往未有盡全力讀書,求神祢賜我機會可以再去努力,並且我願意為神去傳福音。我真的希望能夠入讀這間中學,求祢保守我一息間交信的事情, 雖然我不太明白祢的安排,但如果祢真的認為這間學校是最適合我的,那就遵祢的旨意行吧。 然後我們就去了學校交信,當時我知道機會是微乎其微,但信仍然交了給校長。 如是者等了兩個多星期都沒有消息,八月中獲派的學校已分班,正預備要買校服之際,就接到姐姐學校的取錄通知,我覺得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到了學校,校長出來與爸媽談了一會兒之後就跟我說:「你要在學校繼續傳福音啊! 」我想這一句話是神給我的一個要求又是承諾。 後來才知道,原來有一名學生因要去外國讀書就騰出了一個空缺,校長是經過禱告後,在云云備取生中才揀選了我。感謝神不單聽了我的禱告,還讓我看見祂確實地在多人的身上工作過! 當然,我很快就已經忘記了我要做的事,但神真的很奇妙,在中一學期終的時候我被人強行拉了去參加學校的團契,因而就開始了在學校參與團契的福音活動。 這次的經歷令我確信神的存在。 中學後,神開始考驗我對祂的信心。「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些東西都加給你們了。」(太 6:33),這就是考驗的主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試過在很忙碌的時候要返教會?在很多工作或功課壓力下,又要去教會的營會或活動呢? 以前的我,當有功課或考試,遇上又要返教會的時候,我一定會選擇先做好功課,反正一次不去教會有什麼大不了,因為上帝不會幫我做功課,而萬一欠交那就糟糕了。當然,這都是借口,因為每一次我都在家裡蹉跎,不知道幹了些什麼,最後還是等到爸媽回來,才真正開始做功課。 媽媽每次都重複「你們應當先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一切都將要加給你們了。」 ,叫我對神要有信心,但我每一次都不理會她,甚至說她令人厭煩。 直至我第一次去短宣,這是我第一次經歷這句經文的真實。 中五的那年暑假特別長,我決定找暑假工來充實一下自己和賺取旅費去旅行。因我未滿18歲,許多公司都不會聘用,加上因要返教會的原因而不能星期六日返工,所以獲聘請的機會更微。我開始想到要放棄兩三次去教會的時間用來上班,當媽媽知道了,就與我一起禱告,之後就很快找到工作了。 而真正的考驗就來了。工作了不夠兩個星期, 牧師竟然邀請我去短宣。我計算過,以那時上班的時數及薪酬一定不足以提供我去旅行以及短宣的費用,如果我答應去,到最後沒有錢,那怎麼辦啊!但我還是有問媽媽的意見,她說:「去吧! 因為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些東西都加給你們,神一定會有辦法讓你去的。」又是這一句,好!我就等著看! 我就是這樣懷著這不太好的心態答應了參加短宣,當然我心裡也是很想去的,但我清楚知道是沒可能的。工作了數天,突然老板叫我一個星期後才再上班,因為廚房出了一些問題要修理一下,但等了數天仍未弄好,我真的慌張起來了,還有一個月多就要交短宣費了,我卻 還未有工作! 就向媽媽發脾氣說:「 都說不去了,現在怎辨? 連工都沒有了,如何再找一份工? 沒有人會請我的,除非星期日可以去上班。」媽媽叫我冷靜,又跟我一起祈禱。 幾天後,我一個朋友叫我到她現在上班的餐廳去面試。我祈禱後就懷著不可能有人聘用我的心態去了。我又跟那人說,我不足18歲及星期日要去教會不能上班,誰知他說:「Of course OK!」 我想不到就這樣他聘用了我,更奇怪的是,這是全職的工作,上班時間及工資都比原先的高,而賺得的金錢不但能支持我去短宣,還支持我去台灣作中學的畢業旅行呢! 神不只加給我足夠,更是有餘。那一次的短宣,不但開心好玩,還改變了我和神的關係,使我與祂更親近,更加想繼續認識祂。 考驗當然不止一次,之後我升讀了高級文憑,是上大學的另外一個途徑,我選讀的是室內設計,這一科目沒有考試,但平時工作較忙碌,學校在復活節後需要交一份很重要的功課,工作量很大,但我又需要去復活節營,我正思量著不知去還是不去,恐怕去了就不能完成功課。我媽又用那金句鼓勵我,我考慮了數天,最後覺得對神要有信心 就去了,結果回來後也可以把功課完成,而且,還比有放假的同學做得更多更好呢! 我見證神是一位願意幫助人的神,只要我們願意全心全意依靠祂,先求祂的國和義,祂就會給我們安排最好的。神不但是我們困難中的幫助,祂更渴望與我們建立良好的關係,使我們能時刻活在衪的愛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