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的子民

作者:Christopher Yu

題目:天國的子民

我從小便跟父母到中環教會,上主日學丶少年組丶返星期日崇拜...雖然如此,在我讀小學和中學時,神對於我來說,主要都只是頭腦上的認識,我是知道有一位神的,但關於祂的事,祂的計劃,祂想我們活出的生命,祂為我們預備的豐盛,我都是不太清楚,也沒有認真地去了解。

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神而來

我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受浸,從在頭腦上認識神到委身給祂,我可以簡單的分為兩個階段。

階段一是認識到有神的生命是何等豐盛和精采,神的供應是怎樣的超乎我們所想所求,實在是比電影更有戲劇性!我在讀大學時,經歷了神很多的恩典,在大學的選科、學業以至畢業找工作等,我深深體會到何謂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為我們預備的道路高過我們為自己打算的前路。

正如 詩篇34:8「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這是我親身在大學的生活中驗證到的。

每當考試的前夕,我們是否願意從忙碌預備中安靜下來,先去尋求神的國和祂的義,渴慕祂的話語呢?當我嘗試不去按自己的意思去尋找解決辦法,而是專心仰望神,跟從聖經的教導,我便經歷得到祂話語的真實,在困難中看到神美好的心意,在人看來「山窮水盡疑無路」時,原來跟著祂行時便會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每次經歷過困難後,内心會有喜樂,並增添了信心,所以當再次遇到困難時,雖在體力和精神上帶來挑戰,但卻又為能再一次經歷從神而來的豐盛而感到興奮。

努力的意義

我的另一體會,是發現原來單求自己的益處,努力為自己追求想要的,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意義。

在大學裏,蒙神的恩典我都達到了想要的目標,甚至是超過原先所想的了。但我又想,若這一切只是為了自己,而其他人不能分享到當中的益處時,這些努力又有甚麼價值呢?我不願意只為着追求安穏舒適的生活而活。

感謝神讓我領悟到原來自己所擁有的若可以用來幫助有需要的人,這才是努力工作的推動力。

畢業時的抱負

這階段所經歷的令我跳出以往的框框,知道一切在神凡事都能,有祂的生命才是最精采的。同時,我對於自己和將來,也是滿懐自信和希望的。畢業時,我認為用自己的知識和能力,在神的帶領下便可以在世界幹一番事業,甚至去改變世界。

畢業後我在一間跨國工程顧問公司任職,對於工程理論很感興趣,並憧景着能到世界各地參與不同地方的基礎建設。那時候我覺得一些美國英雄電影,如《復仇者聯盟》等很具啟發性,看到一班有能力才幹的工程師丶科學家,為着構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聚集起來,是很有力量,很有意義的。我計劃着怎樣把當中一些振奮人心的情節一步步的實現出來。

我在大學裏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有抱負的朋友,他們也和自己一樣,畢業後踏上工程師之路,負責着不同的項目。我們想到可以聚集起來,成立一個知識共享平台,把我們在工作上接觸到的知識技術集結起來。我們亦會定期聚會,各人輪流預備分享,介紹自己正在負責的項目和一些得着。我對我們的組織很有期望,並計劃着在短丶中丶長期這組織的定位。短期內我們可透過分享交流,為幾年後的專業試作準備;中期的計劃是當我們在不同領域丶不同岡位各展所長時,我們可透過這自發組成的連結,去互相交換信息情報,更緊密的合作在社會上發揮作用;至於長期的方案,或許我們可組成「聯盟」,運用我們在不同領域的尖端知識技術,去參與一些世界性的事務,為有需要幫助的地區帶來改變。

委身給神的阻礙

回想起來,有這樣的抱負是好的,但當檢視自己的內心時,我知道有一份驕傲隱藏在我裏面。雖打着幫助他人的旗號,但其實自己也是想出人頭地,在世界上有地位價值。這一份自我和驕傲,並對世界的傾向,亦成為了當時委身給神的阻礙。

自己在大學畢業時覺得還未預備好委身,因為自己安於現狀。如前所述,神對於認真追求祂的人,即使還未有委身給祂,祂給他們的恩典已超乎所想所求的豐富。自己當時認為與神在這樣的關係上已足夠,不需百份之一百,毫無保留的跟從祂。自己仍想手握主導權,神就像是自己強大的後盾,很有能力的顧問。我大多數時候也會聽祂的,但不想百份之百的完全順服。

另一原因,是自己在當時還未有看清楚「世界」和「天國」是兩個截然不同,互不相容的體系,以為可兩者兼得。當時覺得自己的知識、能力,可在神的帶領下在世界幹一番事業。況且,世界看來也不是那麼差,不是也有很多不認識神的人也談論怎樣貢獻社會,以知識改變社會的嗎?

出來工作後的體會

感謝神,我在工作上並非一帆風順,以至我能有階段二的經歷和體會。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出來工作後,我看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並看到這個世界不論怎樣包裝,也掩飾不了它的空虛、在裏面不會有盼望的本質。

首先,這個社會實在是充滿着爭競,人與人間,團隊與團隊間,公司與公司間,全部都是爭競。我認為這是不必要的,當人能力愈大,不是愈應該為整體考慮嗎?為什麼愈擁有得多的人就愈自私的呢?

神給了我們當管家的機會,希望我們好好的管理這個地球。其實以我們的能力,根本還未夠資格管理這個地球。既然每個人都各有長短,團隊之間理應互相補足,透過討論找出最佳的解決方案,互相學習和欣賞,這樣子盡心盡力去做,才有機會不負神所托。然而,我們竟愚昧到為着一些虛無的事去鬥爭?在社會裏的我們就是身不由己的浪費時間在力爭上游,不斷在上位。只是有些人一早便習慣了,有些人慢慢的習慣,身邊一起成長的朋友丶同學也慢慢的走向這虛空的世界…難道我也只好無奈的跟隨?

自己希望能有所作為的知識交流平台,亦因各人本身工作太忙碌,沒有空餘時間精力去應付,終於解散了。可見世界也要求人向它委身,必需全人投入,放棄理想走向現實,才有機會追逐到虛名和財富。

工作上,我看到不是有志向和肯努力便一定可以達到目標,很多時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才成,這些都是自己控制不了的。

我一方面厭倦這種世界的運作模式,另一方面卻又不敢如保羅所說的把之視為糞土,因自己也在這系統中,沒有能力走出來。可見,即使有幸找到一班有共同理想的朋友,不願在世界裏爭名逐利,但是由於自身仍在這系統裏,我們的自我和肉體的軟弱也是會阻止抱負的推行。為什麼世界會有爭競呢?不就是因為我們沒有能力離開自我和驕傲嗎?而一個天衣無縫的團隊,不單只要有共同的目標,更要彼此互相委身。這樣的事,我看恐怕只有在基督裏,在神的家才有機會實現。

過去所追求的「遠大理想」,其實是一種「英雄主義」

我逐漸明白到過去所追求的「遠大理想」,其實是一種「英雄主義」,正確來說,這是一種自我中心的表現。人們為什麼愛當英雄呢?不論如何冠冕堂皇的包裝,無非只是愛出風頭。在世界這系統裏所謂的「偉大的事」,很多時也是虛空的。很多人或機構都愛追求一些自以為是「英雄」的行為,但其實都是成事不足,在自己的角度看到自己像超人般有能力和偉大,但從其他人的角度卻只看到有人在添煩添亂和自吹自擂。很多時我們只愛做有表現性的事,而對一些不起眼又辛苦的事,大家便你推我讓。試問這種不願犧牲或只作有限度的付出的「英雄行為」,又怎能成就美事呢?

若找到真的有知識才幹,又願意實幹挨苦的人,讓這些人當英雄拯救世界又如何呢?情況可能更糟。

我看過一篇文章,探討了近代社會為何對「工程師」的評價趨向負面。工程師在工業革命時有很高的地位,因他們用知識才幹為現代社會的發展作出貢獻。可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一羣卓越的工程師和科學家發明了原子彈等的殺人武器,令人對「工程師」這個職業從欣賞轉為反感,這班人被看作只懂執行命令,而沒有道徳判斷能力的工具,換言之,愈有才幹的,殺傷力就愈大。我相信那些幫助野心家的有能之士,不都是道德倫亡之輩,但當他們用自己的方法、按自己的意思去為國家「效力」時,便已不知不覺的成為了世界的棋子,而每一個以自己為核心的人,即使是那些野心家,其實都看不清世界的整個運作系統,真正在背後掌控着的黑暗力量,以至為全人類帶來極大的苦難。

作為一個土木工程師,雖然參與的是民用建設,但重要的是必須要反思一下,自己是在為誰效力呢?自己所做的是否給人帶來真正的益處呢?

這就是我在階段二的經歷和體會了。

「世界」和「天國」– 為誰效力?

我感到自己就像在兩岸之間,一邊是世界,另一邊則是被神掌管的國度。以往自己以為可以不用完全的委身又可以經歷神的豐盛是不錯的選擇,但原來這樣游走於兩岸之間,不願上岸,根本就無所作為。我可以回到世界過平淡、舒適安穏的生活,但我又不願意活在虛妄裏,我不甘心生命就這樣白白的溜走,被世界消耗掉。

我慢慢的想通了,於是不再浪費時間,決定走上向神委身的路。

得勝的秘訣是:必須向世界死

我在委身訓練期間,終於明白到為何自己有心無力,處於一種敗陣的狀態。原來我未能掌握到得勝的秘訣。

天國和世界之間,根本是沒有中間路線的。耶穌說:我們若愛世界,愛天父的心就不在我們裏面了。只有讓神掌權的生命才能成就美事。真正的大事只有在向神完全順服時才能做得到,就像耶穌謙卑順服至死,在不信的人眼中,他最終只是被釘在十字架上(這和超人的形象形成鮮明的對比),但就是這樣的生命,也只有這樣的生命,才能成就神的偉大計劃。

不斷更新成長的生命

我們知道受浸後只是屬靈生命的開始,我們的生命需要被神不斷更新改變。以下是我的一些學習。

1. 身在世界,卻不屬世界

作為基督徒我們要走進人羣,活出神給我們的榮耀生命。透過好好的運用社會的資源,我們可被神帶領作祂喜悅的事,並參與成就祂的計劃。如今,在這黑暗的世代裏,我有清晰的生命方向和目標。而神叫我首先學習的,是要堅定的行在公義聖潔裏,不被世界迷惑,並在困難之中常常喜樂。

在工作的環境中,我體會到人愈多,人事就變得愈複雜,惡性競爭會愈多,安靜做事就愈難。

受浸後初期,由於被派駐工地,那裏同事不算太多,大家有很好的相處。可惜凡事都有定時,當我要回到公司辨公室時,我知道神希望自己不要眷戀安逸的工作環境,應以神子民的身份回到辨公室。以往自己會不期然產生一份無奈和失望,如今我要靠着神剛強起來,欣然接受。這有點像我現在要下山回到世界去,並要實踐所學。

那時候的工程行業沒有如前幾年那麼蓬勃,並開始有放緩的跡象。因此公司內瀰漫着一種害怕被解僱的憂慮情緒,而那爭競、自保的現象,比先前更甚。在這氣氛下,我知道正是學習在世不屬世,在黑暗環境下活出光明的好機會。

牧師曾提醒:工作不單是為了工作本身,一個被神帶領的人應著眼於怎樣以他的工作榮耀神,成為他人的祝福和鼓勵,並把對真理開放的人引到神的面前。在工作當中我學習把牧師的提醒實行出來,為主作見證,願神在當中帶領。與此同時,教會的查經班正查考彼得前書關於受苦得榮耀的教導,知道原來遇到困難是一個祝福,在愈惡劣環境中,神造就真正信靠祂的人,叫他們照亮在黑暗裏的人。

2. 忙碌中堅守岡位

在工作上,面對人手不足和愈來愈多的工作量,我學習要盡心做好自己的工作,不是為「搏上位」,而是要盡力做好自己的本分,做到無可指責,希望能在當中被神用得着。

3. 教會的服事是樂事

每天有忙碌的工作,身體有疲累,但在教會的服事當中,我發現當自己不去體貼肉體時,往往神會加添力量,賜下一份喜樂,並肯定自己微小的付出。

記得有一次的聖誕節,我參與教會的佈置和崇拜的光影劇,需要晚上放工後和周末回去預備和練習。在疲倦當中會想到這些聖誕佈置之後便要拆下來,而光影劇只是一個節目而已,何用花這麼多的時間心機預備呢?最後當看到會眾能從劇中清楚接收到是次的主題信息時,便明白到服事在於是否盡心的去做,神必定能使用祂所喜悅的服事,這些都是不能量化的。

我亦慢慢懂得從一個嶄新的角度看待「忙碌」。

今天,誰會不忙,我們都希望能有時間停下來休息,「休息」對於一般人來說就是盡情放鬆,或甚麼都不做。可是一年之中又有多少這樣的時間呢?若忙碌工作是苦差,只為等待我們所定義的「休息」的到來,那麼就真是太苦了。

如今,我發現原來「工作」與「休息」是一體兩面的。我們可以嘗試改變一下心態,在工作中享受當中的過程也是在休息的。正如那次聖誕節的預備,看來是要用休息的時間去為教會工作,但事實上,反而能令自己從日間的工作抽身,安靜下來,尋求天父的心意,好好的計劃下一步的工作。原來,服事教會是工作也是休息。

4. 全心交托神

接著,我要考工程師專業試了,準備時間大約要半年,這使我忙上加忙了。一般人會善用週末假期,而我更需要善用極有限的時間。

面對時間緊迫,神提醒自己要儆醒,即使很希望能通過考試,卻不可因此而向世界妥協,用不合神心意的方法以獲取想要的,考試仍以神為中心。例如在預備回應考官的提問上,不應採用一些標準化但又似是而非的答案,神教導我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一些回答即使知道會引起考官的追問,要多費唇舌去解釋的,就不可因此而作出與事實不符的回答。這當然需要額外的準備工夫,令時間變得更加緊迫,但是新生命就是要與舊生命和世界分別出來的。

當事情還勉強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時,神又教導自己另一功課—要全心的交托。

在報名參加考試時,我需要選擇應考的城市,而不同的應考城市有不同的考試日期。為了有足夠的備考時間,我首選的城市是最遲開考的,即在復活節假期之後。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由於首選城市有太多人選擇,我需要到另一城市應考,而考試日期是提前了差不多一個月。我感到晴天霹靂,並在抱怨,可是神讓我很快的安靜下來,想到我已經把事情交托了給神,這樣的安排也是祂容許的,是有祂的心意的,這樣的抱怨其實是在抱怨神,因此我要快快的悔改。我很快的接受了這場挑戰,及後知道有人極力爭取要到首選城市應考,並爭取成功時,我仍能以平靜的心為提前了的考試作準備,因為這是神為我安排的。

面對這樣的挑戰,讓神帶領不再是理論,我在每件微少的事上都專心依靠祂,我需要爭分奪秒,以一份清心按着祂的指示去做。我知道這次又是在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挑戰,又是「山窮水盡疑無路」的時候,我又有機會經歷神為自己開出路的時刻,這次考試若然成功,是神的幫助,不是靠自己。提前了的考試在復活節前舉行,這讓我能以輕省的心情參加復活節營會,享受神在營會中給我們豐富的預備。

總結

世界吿訴我們現實是殘酷的,不掙扎求存就只有死路一條。是的,靠着自己,按自己的意思與之對抗,只會敗仗連場。然而,當神在我們心裏動工,我們願意順從並配合時,奇妙的事情便會發生。

在完成專業試回香港的路途上,我看了一套很有啟發性的電影–鋼鋸嶺。電影是真人真事改編,講述一個沒有帶槍的士兵(Desmond),在二次大戰中在不發一槍的情況下,在猛烈的炮火中拯救了無數的生命。

我認為在這傳奇事蹟前所發生的事,尤其值得細看。一切從Desmond 對神的承諾開始,他年少時試過被仇恨充斥,當有機會拿起槍時,他發現自己可以變成另一個人,被仇恨所支配。從此他向神承諾今後不會再用槍指向敵人。二次大戰時,Desmond看到身邊的人都參軍以報效國家,他自己亦不能無動於衷。可是不拿槍又怎樣上戰場呢?他想到可以當一個軍醫去救人,這應該不用帶槍吧。他就參軍接受訓練。很快他就發現事情並不如他所想般理想。他的同伴和上司對於他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議,在現實和殘酷的戰場上是不可能的。他上司善意的勸告他不要那麼天真,不帶槍上陣怎能保護自己和戰友呢?面對上司的勸告和其他人的威嚇,他的心並没有動搖。

可是更嚴峻的考驗就在後頭。有一次一名高級軍官命令他拿起槍,否則就是違抗軍令。他的堅持讓他最終被告上軍事法庭。他又怎會想到自己出師未捷竟已成了階下囚?相信這是對他信心的最大考驗。他感到迷惘,但他知道自己決不要違背對神的承諾,就堅持不妥協。神最終為他開了出路,他能走上戰場實現他的抱負。

可是這只是困難的開始,當時的戰況十分激烈,他能救到的遠不及傷的死的。在一次行動中,他們傷亡慘重,很多戰友都倒下在敵方的陣地上,全軍被迫撤退。面對這惡劣的形勢,Desmond知道神帶領他排除萬難走到這一步,必定有祂的心意。於是他求問神:你想我做什麼?就在這時,他聽到身後在敵方處有戰友的求救聲。他知道在全軍已撤退的情況下深入虎穴,還要不拿槍,簡直是一個瘋狂的想法,可能他也有想過會不會在找到戰友前自己已成為了炮灰。但是他知道神已回答了他的求問,就是要他回頭衝入敵方陣地救人。他願意聽從,願意去冒險,於是便成就了這件神蹟。

在電影裏Desmond身上經常帶着他的聖經,以象徵着他常常抓緊神,依靠祂,並跟隨祂的帶領 … 當天我在上飛機前量了量行李的重量,發現有可能超重,於是把一些東西改為手攜上機,並把原來放在行李裏的聖經拿了出來。在十多小時的行程中,聖經就放在我的位子上。帶着我的聖經,我從忙碌急促的節奏中靜下來默想和靈修。這程飛機使我感受到神的同在!

願自己,並在看這篇文章的您,能開放我們的內心,讓神在我們心中動工,參與成就祂奇妙的計劃!

回到分享目錄

Posted in 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