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chris.yu

有一種生命

作者:Christopher Yu 題目:有一種生命 翻查記錄,距離上一次的分享原來已經快兩年了。當時分享到自己從大學畢業後怎樣一步步經歷神,明白祂的旨意,受浸跟隨祂。今次想和大家分享受浸後,神在自己身上的工作和帶領。 受浸後生命的改變—尋求真理的心 過去的自己是一個十分堅持立場的人,堅信自己的邏輯思考和經驗所得出的結論是對的,因此愛與別人爭辯,希望別人聽自己的一套。然而,神讓我漸漸明白到這是屬乎血氣的人的通病。 聖經說各人都看自己為正,唯有雅偉神衡量人心。在基本門徒訓練當中,我們學習查考聖經,體會到何謂忠於真理(從神而來的真理,不是自己所認為的「真理」),就是不論一個觀念有多根深蒂固,有多少人支持,自己認為有多正確,當透過查考聖經,察覺到有問題時,不可以視而不見,只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部份來支持自己的立場。同時我亦明白到,真理在神那裡,自己與其他人都只是真理的尋求者。 這一思想上的轉變,讓自己能有開放的態度,從別人的角度看問題,用心聆聽他們的想法和分享。神帶領我慢慢的離開自我中心。 與人分享生命 神的救恩計劃是要建立一個新造的人— 以基督為首,一個委身給神的新的創造。神的心意不單是要我們只在個人層面提升成為一個更有道德的好人,而是要在地上建立一羣猶如一個身體的肢體般緊密聯繫的「天國的子民」,一同向着基督的樣式成長。 受浸後開始明白到神的計劃需要每個人的參與,過往生活在香港這都市裏,只會抱怨人太多,太擁擠,卻看不到人的寶貴。與人溝通很多時都只為了能彼此協調,把事情做好,卻不知道透過說話,可以與人分享生命,讓其他人也能經歷到神的美善和豐盛。 如今,在與朋友交談時,我會對他們的分享和故事感到興趣,亦會懂得怎樣用神的說話去安慰和鼓勵他們,激發大家去思考生命。我現在亦願意多分享自己的事情,讓其他人能在我身上認識到天父的好。 自由地去實現夢想 縱使現今人人都推崇自由,然而若人不經過重生,仍在罪的捆綁之中,思想都不會是自由的。尤其在困難中看不見出路的時候,人容易傾向悲觀和消極的方向想。他們只看到現實的殘酷,看不到什麼轉機,亦不知道自己可做些甚麼去扭轉這個情況。自己亦曾在這種無奈之中,然而在委身給神後,我有了全新的角度去思考問題。 羅1:19-22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裏,因為神已經向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然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了解看見,叫人無可推諉。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把他當作神榮耀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想變為虛妄,無知的心昏暗了。他們自以為聰明,反成了愚昧。 人的根本問題,正正是人刻意否定神,不肯遵行祂的教訓,按祂的心意去生活,反倒千方百計的試圖透過人的制度,地上的知識和科技去取代神。可是,歷史證明這一切都不能解決人的問題,很多時候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為解決一個問題反而產生更多的問題,甚至人變得愈來愈惡,社會變得愈來愈糟糕。因此要尋找出路就必須對症下藥,藥方正是如前所述,讓神改變成為新造的人。 如今受浸後,因有聖靈在心中帶領著,我不再感到無奈。我知道人類是有出路的,我們都可以成爲編寫劇本的人,在祂的國裏去實現夢想。當願意脫離世界和自我的捆綁,我發現自己才真正的有了自由,富創意和想像力的思維。因為人所看為不可能的,在神裏凡事都能! 分享在工作和生活中的點滴 我於二零一七年考取工程師專業後,在工作上有了新的嘗試,並且有新的體驗和經歷。 1.超越地上的價值觀 在專業考試前我參加了公司的轉組安排,從原來的岩土工程組調往橋樑及結構組工作,希望能多接觸不同方面的工作。可是在報名後,知道由於是轉組緣故,即使成功考取工程師專業,亦會延後升職,在此我需要作出選擇。考慮到自己轉組的目的是希望能讓神帶領在新環境和新的挑戰裏經歷祂,升職加薪反而不是首要的考慮,於是堅持轉組的決定。當考取工程師專業後,即使看見其他同事相繼升職,仍信守承諾毫不後悔。 我感到在新生命裏有一份自由可以不受世界的價值觀所限,而能帶着冒險精神讓神帶領作出新的嘗試。在新的組別裏,我學習到不同的知識和技術,而能夠參與橋樑的設計工作,達成了我於讀書時的其中一個夢想。 2.追求屬天的事 我特別想分享一下自己和新同事的相處。我的組別主要負責海外的橋樑工程,因此同事來自五湖四海,例如有來自英國、澳洲、印度和菲律賓的同事,當然也有香港人。我了解到不同地方的文化會有生活上不同所關注的事。就我的觀察,香港同事經常談到的話題,都離不開買樓、照顧小孩子等事情,而外國同事會認為很多香港人都被這些事情捆綁著,為了掙錢而放棄追求「更有意義」的事。那麼這些外國同事所追求的是甚麼呢?原來他們認為比金錢更重要的是一些個人興趣和有品質生活的追求。雖然我的香港同事和外國同事所追求的看似不同,但其實都是地上的事情。 我知道地上的事情以外還有更重要的屬天的事情。於是在午餐聊天,起初我和同事們沒有太多的共同話題,自己也不太願意去分享,後來神提醒自己要把握機會與人分享祂的事情,於是便開始留意,看看能否從中分享到一些神讓自己學習的事。原來自己選擇延後升職而轉組的決定,正好成為一個很合適的切入點,同事們對我這屬天的追求感到興趣。他們有些都曾接觸過福音,盼望自己的分享可以讓他們再一次想起神,重新燃點他們追求認識神的心! 3.工作中活出美好的見證 在橋樑及結構組過了差不多一年豐富而精彩的時光,接着,我便離開了工作接近五年的公司,轉到政府的工程部門工作。剛巧碰上政府招聘人手的高峰期,是神的恩典讓我能在相對年輕的時期得到這個工作崗位。政府部門非以營利為目的,這份工作提供了一定的彈性和空間讓自己按神的心意去服務市民。懷着這個目標,當我獲得這份工作時,知道首先需要定睛注目在神的身上,讓祂帶領在工作上活出祂的使命。 新工作崗位需要我接觸不同層面的人,讓我能在這方面突破自己的軟弱。我負責管理一個分區的事務,還記得第一天上班,上司指着掛在房間的一張地圖,向我講解所負責區域的邊界。我覺得這有點像在電腦遊戲中,獲安排任務去管理一座城池!我懷着既興奮又戰戰兢兢的心情,逐步去探索這份工作。 神提醒自己要在工作中活出美好的見證。在每個微小的決定中,我都學習懷着謙卑受教的心,謹慎的按神的教導去行,並以神的話語為處事的原則。在自己的團隊裏,我尋求從神而來的智慧,而不是倚仗地上的知識和世界的方法。希望能活出一份有愛和公義的生命,而非以世界之法去突出個人的領導才能。 在與其他團隊和部門合作之中,我亦學習尋求神的旨意。不是單去處理事情和解決問題,更要思考神願意藉着這件事怎樣的讓有需要的人得到益處。自己亦願意在當中配合,願意多走一里路,不怕辛苦和吃虧,定意活出祂的心意。 4.用愛去做事 我的工作還需面向公眾,這亦讓我領略到一些向人傳福音的原則。我留意到自己不論在工作上,或是和其他人分享福音時,原來心裏總會有一份隱藏的驕傲。當被其他人挑戰時,自我保護意識便會啟動,甚或因為對方的不明白和無理駁斥,我就會不願意再多去解釋。但神提醒要放下自我,無論做任何事都應該是出於愛心,正如保羅所說沒有愛,做任何事都是徒然的。 我體會到保持對話的重要。自己首先要對所做的事情掌握清楚,然後以愛心和謙卑的態度,耐心地向人講解。即使對方仍然是反應一般,只要耐心做好自己的部分,這樣工作是神所喜悅的。而傳福音更要如此,自己首先要對神的話語有清晰的掌握,然後耐心地向人講解,其出發點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對他人的關心和愛,神必能藉此在人的心中工作。 在工作之餘,感謝神給我認識到一班好同事,能經常聚首一堂用午飯;也認識了一些基督徒同事,可以彼此分享屬靈的學習和對社會事情的看法。 5.善用時間 神亦讓自己好好的善用週末的時間。還記得自己曾有過一段十分忙碌的時間,既要應付每天的繁重工作,週末又要準備專業的考試。當這些忙碌完結後,我的週末時間可怎樣用呢?原來神早已為我安排,我能夠參加教會的基本門徒訓練,又能與弟兄姊妹參與不同的外展活動,到大學傳福音,探訪弟兄姊妹和他們的家人。神更提醒自己要殷勤不可懶惰,要心裏火熱,多結果子。 總結 在這個沒有方向,黑暗的世代裏,神的子民應活出不一樣的生命。我們必須時刻定睛注目在神的身上,行在衪的旨意裏。若察覺仍有為自己保留的地方,心裏有一些末曾開放的空間,便須放下自我,順服神繼續讓祂改變。

天國的子民

作者:Christopher Yu 題目:天國的子民 我從小便跟父母到中環教會,上主日學丶少年組丶返星期日崇拜...雖然如此,在我讀小學和中學時,神對於我來說,主要都只是頭腦上的認識,我是知道有一位神的,但關於祂的事,祂的計劃,祂想我們活出的生命,祂為我們預備的豐盛,我都是不太清楚,也沒有認真地去了解。 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神而來 我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受浸,從在頭腦上認識神到委身給祂,我可以簡單的分為兩個階段。 階段一是認識到有神的生命是何等豐盛和精采,神的供應是怎樣的超乎我們所想所求,實在是比電影更有戲劇性!我在讀大學時,經歷了神很多的恩典,在大學的選科、學業以至畢業找工作等,我深深體會到何謂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為我們預備的道路高過我們為自己打算的前路。 正如 詩篇34:8「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這是我親身在大學的生活中驗證到的。 每當考試的前夕,我們是否願意從忙碌預備中安靜下來,先去尋求神的國和祂的義,渴慕祂的話語呢?當我嘗試不去按自己的意思去尋找解決辦法,而是專心仰望神,跟從聖經的教導,我便經歷得到祂話語的真實,在困難中看到神美好的心意,在人看來「山窮水盡疑無路」時,原來跟著祂行時便會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每次經歷過困難後,内心會有喜樂,並增添了信心,所以當再次遇到困難時,雖在體力和精神上帶來挑戰,但卻又為能再一次經歷從神而來的豐盛而感到興奮。 努力的意義 我的另一體會,是發現原來單求自己的益處,努力為自己追求想要的,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意義。 在大學裏,蒙神的恩典我都達到了想要的目標,甚至是超過原先所想的了。但我又想,若這一切只是為了自己,而其他人不能分享到當中的益處時,這些努力又有甚麼價值呢?我不願意只為着追求安穏舒適的生活而活。 感謝神讓我領悟到原來自己所擁有的若可以用來幫助有需要的人,這才是努力工作的推動力。 畢業時的抱負 這階段所經歷的令我跳出以往的框框,知道一切在神凡事都能,有祂的生命才是最精采的。同時,我對於自己和將來,也是滿懐自信和希望的。畢業時,我認為用自己的知識和能力,在神的帶領下便可以在世界幹一番事業,甚至去改變世界。 畢業後我在一間跨國工程顧問公司任職,對於工程理論很感興趣,並憧景着能到世界各地參與不同地方的基礎建設。那時候我覺得一些美國英雄電影,如《復仇者聯盟》等很具啟發性,看到一班有能力才幹的工程師丶科學家,為着構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聚集起來,是很有力量,很有意義的。我計劃着怎樣把當中一些振奮人心的情節一步步的實現出來。 我在大學裏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有抱負的朋友,他們也和自己一樣,畢業後踏上工程師之路,負責着不同的項目。我們想到可以聚集起來,成立一個知識共享平台,把我們在工作上接觸到的知識技術集結起來。我們亦會定期聚會,各人輪流預備分享,介紹自己正在負責的項目和一些得着。我對我們的組織很有期望,並計劃着在短丶中丶長期這組織的定位。短期內我們可透過分享交流,為幾年後的專業試作準備;中期的計劃是當我們在不同領域丶不同岡位各展所長時,我們可透過這自發組成的連結,去互相交換信息情報,更緊密的合作在社會上發揮作用;至於長期的方案,或許我們可組成「聯盟」,運用我們在不同領域的尖端知識技術,去參與一些世界性的事務,為有需要幫助的地區帶來改變。 委身給神的阻礙 回想起來,有這樣的抱負是好的,但當檢視自己的內心時,我知道有一份驕傲隱藏在我裏面。雖打着幫助他人的旗號,但其實自己也是想出人頭地,在世界上有地位價值。這一份自我和驕傲,並對世界的傾向,亦成為了當時委身給神的阻礙。 自己在大學畢業時覺得還未預備好委身,因為自己安於現狀。如前所述,神對於認真追求祂的人,即使還未有委身給祂,祂給他們的恩典已超乎所想所求的豐富。自己當時認為與神在這樣的關係上已足夠,不需百份之一百,毫無保留的跟從祂。自己仍想手握主導權,神就像是自己強大的後盾,很有能力的顧問。我大多數時候也會聽祂的,但不想百份之百的完全順服。 另一原因,是自己在當時還未有看清楚「世界」和「天國」是兩個截然不同,互不相容的體系,以為可兩者兼得。當時覺得自己的知識、能力,可在神的帶領下在世界幹一番事業。況且,世界看來也不是那麼差,不是也有很多不認識神的人也談論怎樣貢獻社會,以知識改變社會的嗎? 出來工作後的體會 感謝神,我在工作上並非一帆風順,以至我能有階段二的經歷和體會。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出來工作後,我看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並看到這個世界不論怎樣包裝,也掩飾不了它的空虛、在裏面不會有盼望的本質。 首先,這個社會實在是充滿着爭競,人與人間,團隊與團隊間,公司與公司間,全部都是爭競。我認為這是不必要的,當人能力愈大,不是愈應該為整體考慮嗎?為什麼愈擁有得多的人就愈自私的呢? 神給了我們當管家的機會,希望我們好好的管理這個地球。其實以我們的能力,根本還未夠資格管理這個地球。既然每個人都各有長短,團隊之間理應互相補足,透過討論找出最佳的解決方案,互相學習和欣賞,這樣子盡心盡力去做,才有機會不負神所托。然而,我們竟愚昧到為着一些虛無的事去鬥爭?在社會裏的我們就是身不由己的浪費時間在力爭上游,不斷在上位。只是有些人一早便習慣了,有些人慢慢的習慣,身邊一起成長的朋友丶同學也慢慢的走向這虛空的世界…難道我也只好無奈的跟隨? 自己希望能有所作為的知識交流平台,亦因各人本身工作太忙碌,沒有空餘時間精力去應付,終於解散了。可見世界也要求人向它委身,必需全人投入,放棄理想走向現實,才有機會追逐到虛名和財富。 工作上,我看到不是有志向和肯努力便一定可以達到目標,很多時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才成,這些都是自己控制不了的。 我一方面厭倦這種世界的運作模式,另一方面卻又不敢如保羅所說的把之視為糞土,因自己也在這系統中,沒有能力走出來。可見,即使有幸找到一班有共同理想的朋友,不願在世界裏爭名逐利,但是由於自身仍在這系統裏,我們的自我和肉體的軟弱也是會阻止抱負的推行。為什麼世界會有爭競呢?不就是因為我們沒有能力離開自我和驕傲嗎?而一個天衣無縫的團隊,不單只要有共同的目標,更要彼此互相委身。這樣的事,我看恐怕只有在基督裏,在神的家才有機會實現。 過去所追求的「遠大理想」,其實是一種「英雄主義」 我逐漸明白到過去所追求的「遠大理想」,其實是一種「英雄主義」,正確來說,這是一種自我中心的表現。人們為什麼愛當英雄呢?不論如何冠冕堂皇的包裝,無非只是愛出風頭。在世界這系統裏所謂的「偉大的事」,很多時也是虛空的。很多人或機構都愛追求一些自以為是「英雄」的行為,但其實都是成事不足,在自己的角度看到自己像超人般有能力和偉大,但從其他人的角度卻只看到有人在添煩添亂和自吹自擂。很多時我們只愛做有表現性的事,而對一些不起眼又辛苦的事,大家便你推我讓。試問這種不願犧牲或只作有限度的付出的「英雄行為」,又怎能成就美事呢? 若找到真的有知識才幹,又願意實幹挨苦的人,讓這些人當英雄拯救世界又如何呢?情況可能更糟。 我看過一篇文章,探討了近代社會為何對「工程師」的評價趨向負面。工程師在工業革命時有很高的地位,因他們用知識才幹為現代社會的發展作出貢獻。可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一羣卓越的工程師和科學家發明了原子彈等的殺人武器,令人對「工程師」這個職業從欣賞轉為反感,這班人被看作只懂執行命令,而沒有道徳判斷能力的工具,換言之,愈有才幹的,殺傷力就愈大。我相信那些幫助野心家的有能之士,不都是道德倫亡之輩,但當他們用自己的方法、按自己的意思去為國家「效力」時,便已不知不覺的成為了世界的棋子,而每一個以自己為核心的人,即使是那些野心家,其實都看不清世界的整個運作系統,真正在背後掌控着的黑暗力量,以至為全人類帶來極大的苦難。 作為一個土木工程師,雖然參與的是民用建設,但重要的是必須要反思一下,自己是在為誰效力呢?自己所做的是否給人帶來真正的益處呢? 這就是我在階段二的經歷和體會了。 「世界」和「天國」– 為誰效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