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Peng Yan

瘟疫橫行,恩典護航

作者:彭宴     分享日期:2020.4.1 題目:瘟疫橫行,恩典護航 瘟疫橫行 2020年1月25日是中國的農曆新年,可是這一年的春節,不再是舉國同慶,而是舉國恐慌。因為洶湧而至的新型冠狀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僅一個月時間,席捲整個中國。湖北重災區一日死亡13人。受感染人數一月突破萬例。 隨著媒體的大量報道,新冠肺炎的各種訊息,其傳播速度之快,傳播途徑之廣,病毒之存活率之強,加上得病者將有機會死於肺衰竭,急性呼吸窘迫綜合症和低血容量休克,讓舉國上下都陷入各種焦慮的情緒之中。武漢一夜封城,更是令這個城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很多人因為無所適從,驚慌失措,開始潛逃。這些肆虐的病毒,像長了翅膀的飛蛾一樣,到處飛撲,千方百計,無孔不入的攻擊人類。更可怕的是,它是變異病毒,根本沒有現成的藥物或疫苗可以去消滅它。 對於不信主的媽媽而言,剛在香港過完春節,便得知這病毒消息,也讓她心裡鋪上一層烏雲。因為媽媽在香港的三個月探親期限也快要到了,她心裡在想著接下來到了時限該如何是好。因為我信主,一開始,我並不害怕,也沒有什麼擔心,心想也許就跟流感病毒差不多,過一陣子就沒事了。 烏雲密佈 因為媽媽2月8日到期,春節剛過不久,媽媽的親人朋友接踵而至的電話視頻,內容大概都是問媽媽什麼時候回家鄉以及怎樣回去。不知不覺間,我發現媽媽面色緊張,眉頭緊鎖,媽媽每次掛掉電話,唉聲嘆氣。為著媽媽的緣故,我才把事情重視起來,開始去瞭解重慶那邊的疫情,沒想到除了武漢,短短一個月內,重慶那邊也已經成了重災區,確診人數約達500了。 於是,我們迅速為媽媽預訂了2月6日的火車票,從深圳到重慶西站,但是重慶離我們家鄉還有2小時車程。由於媽媽來自農村,識字極少,也很少出遠門,還有眼睛也視物不清,所以我便與哥哥商量,一起去找人從重慶來接媽媽回家。費了很多周折,遇見了諸多的推遲和拒絕,或起初答應後來反悔,最後找到了一位朋友,但誰也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反悔。當天晚上,我便開始讀經。 《詩篇》91篇1-7:「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我要論到雅偉說:‘祂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 祂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祂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祂的誠實是大小的盾牌。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 神的話語令我的心裡得到了安慰,也不再憂慮。 過了幾日,2月1日下午,我出去散步,遇見內地一個朋友。她父母也在香港,父母是湖北的,也跟母親有同樣的情況,簽證要到期。但她說她去過移民局問過,以目前疫情的原因,應該可以申請緊急延期的。聽到這消息,我心想或許是神回應我的祈禱,賜給我新的盼望,告訴我在患難的時候,要有等候的心。當天晚上,丈夫與我商量,不如早點讓媽媽回鄉,車票改為2月2日,明天就走。我告訴他朋友帶給我的消息,我說不如再等候幾天。他答應了,但是他依然不放心,說要去移民局親自問問。我也默許了,這樣是最好不過的。 2月3日,丈夫去移民局問完了,答覆是除非是此人生病住院或是未成年人的父母,其他情況一律不能續簽。他很失落,他說應該早點走,不該停留等候再拖延,恐怕疫情每況愈下,到時重慶封城便晚了。我對丈夫說我深信神會為我們開路,不要太過憂慮。 緊急簽證只能當天或提前一天辦理,所以我想在媽媽到期前一天,7號再去問一次好了。丈夫執意要我明天就去。就在這個時候,遠在沙特的哥哥也打電話來追問我:‘是否可以為媽媽續簽? 留港最安全,不用擔心路上的危險,也不用擔心去了重慶沒人接媽媽回家。重慶疫情越來越嚴重。聽聞已經封城了,無交通工具,不能進出。’ 我答應5號去問移民局,並囑咐他們都不要擔心。 2月5日,我便去移民局問了,我什麼也沒帶,因為只是咨詢。接待員給我的答覆跟丈夫所說的一樣。我當時心裡涼了半截。丈夫憂慮,哥哥憂慮,媽媽憂慮,家裡親人憂慮,加上移民局接待員的話一直在我耳邊響著,我的內心籠罩了一層烏雲。 回家路上,我一直在祈禱,求神賜給我平靜安穩的心,也不要回家時讓媽媽和丈夫看出我的不安。神用他的話語安慰我: 「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羅馬書5:3-5) 晚上,丈夫問我,我如實回答,就在這時,家鄉那邊的人來電話,告訴媽媽,重慶到我們武勝的高速路已經封閉了。所以之前請求幫忙的人也說他2月6日不能再去接媽媽了,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媽媽2月6日的票也沒用了,我們退了媽媽的火車票,那接下來又怎麼辦呢?因為沒有人接媽媽,她是回不到家鄉的。丈夫有些生氣,一早說要早走,卻非要等延期不可,現在滿意了嗎? 那麼就買7號的火車票吧!我覺得退了6號的買7號的有意義嗎? 重慶封路,沒有人接,這條路已經不能走了,那我們該怎麼辦,媽媽是去是留? 神為我們開路,預備一切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始。大家靠自己的主意和人際關係,拼了命的牽線搭橋了半個月,發現都是徒勞。想起神的話語: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雅偉指引他的腳步(箴言16:9), 此時我們能依靠的唯有雅偉神。傍晚我關上門,跪在地上呼求神的大能臨到我們當中,除去烏雲,為我們開路。。。。 晚飯後,我立刻想到,為甚麼不可以去成都呢?成都也可以回到我們家鄉的。於是我立即查探香港去成都的交通。哇,竟然還有香港去成都直達的飛機票!成都疫情也沒那麼嚴重,我又問了我成都的同學,他們都說還有交通工具可以走,也有火車路過武勝。雖然路途遙遠一些,但此路卻好過重慶百倍,於是我興奮地預訂了機票,可是我立刻又憂愁了。媽媽連坐火車都不會,她怎麼可以去坐飛機?香港機場那麼大,她走一百米就迷路了,那怎麼辦才好呢? 就在這時,手機響起來了,我一看,是老師。我趕緊接了電話,老師問了情況,我交代了重慶走不通了,要從成都坐飛機走。但是我告知老師媽媽絕對不懂搭飛機的,給她一天時間她也找不到登機口。老師說,不用擔心,一般航空公司有這方面的服務的。一瞬間我心裡的大石跌落地了,因為老師也曾經是經驗豐富的航空工作人員,她此時的這句話信用度是100%,老師的一句話,猶如從創造天地萬物的神而來,使我們全家人都不再焦慮不安了。 接下來老師說:‘彭宴,趁現在這個時機,好好的給媽媽傳福音吧。’ 接著老師又說:‘你們明天(2月6日)去教會查經,然後順便拿口罩吧,我會讓教會為你們準備。’ 口罩?哦,對呀,媽媽要走了,家裡只剩三個口罩(都是教會姐妹贈與的)。為主操勞的老師,卻時時顧念我們的需要,連我自己都沒有想過。與老師通完電話,我聽從老師的教導,便上到媽媽的小屋,跟她聊天,開始跟媽媽講福音。 2月6日星期四,哥哥打來電話問我準備的情況,我告知了一切。哥哥還擔心口罩的問題,說:‘你自己要去買一些啊,不然萬一教會也買不到的話,怎麼辦?大家都沒有口罩!’ 去教會路上,我想,也許哥哥說得對,我就去碰碰運氣。到了中環,我便四處看,只找到一家有口罩賣的,竟要 $45一隻。我數了數手上的錢,狠心地,花了重價買了二十幾只。心想這回總該讓哥哥安心了吧。 來到教會,我們開始詩歌敬拜,惠芬阿姨坐我旁邊,悄悄提醒我說:‘一會兒查完經先別走,導師好像要給你們口罩。’ 唱完詩歌,突然Edmund 導師站起來走向我這邊,手裡拿著一個袋子,說這是教會給我們的口罩,是牧師通知他們後,他便在弟兄姐妹中間問,正好,有個姐妹有充足的,便給了我們。我拿過來一看,以為是自己眼花,什麼?三盒口罩?三盒? 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再回過頭看見導師的背影,我的眼淚嘩嘩的流,內心的感動,如鯁在喉。。。。。。。突然想起神的話語: 羅馬書8:2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