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6

先求神的國和義(1)

作者:Vicky 題目:先求神的國和義(1) 我從小生長於一個基督教家庭,很早就已經知道有神的存在,我覺得神一直很照顧我,祂醫治了我天生的皮膚病,我能夠平安地長大,當年紀還小,沒想得太多,但當人長大知識多了,就開始質疑很多的東西,包括信仰問題。 我知道聖經有說,人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就是一個真正信主的人,然而,當時我雖口裡承認上帝是我的救主,但心裡仍在質疑神是否真正的存在。 升中時,我因成績的原因,不能入讀自己心儀的中學,亦即是姐姐就讀的學校,而獲派一間級數比較差的中學,那裡的學生大部份都是成績和品行較差,學校經常有警察出入,當時我真的很擔心之後的中學生涯,對學途感到失望,不明白為什麼神要有這樣的安排。 我為此事切切地向神禱告,期間我仍有去姐姐的學校面試,但得不到回覆。 我已經打定輸數,以後要在獲派的中學渡過,心裡實在很不明白為甚麼神不聽我的禱告。數天後,爸媽決定寫信給那中學的校長,希望仍有最後的入讀機會。出去交信前,爸媽希望我作一個交托的禱告,把事情交給神決定。 很難忘記那次是一個能夠改變事情的禱告。大約的內容是說:主啊!我知道自己以往未有盡全力讀書,求神祢賜我機會可以再去努力,並且我願意為神去傳福音。我真的希望能夠入讀這間中學,求祢保守我一息間交信的事情, 雖然我不太明白祢的安排,但如果祢真的認為這間學校是最適合我的,那就遵祢的旨意行吧。 然後我們就去了學校交信,當時我知道機會是微乎其微,但信仍然交了給校長。 如是者等了兩個多星期都沒有消息,八月中獲派的學校已分班,正預備要買校服之際,就接到姐姐學校的取錄通知,我覺得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到了學校,校長出來與爸媽談了一會兒之後就跟我說:「你要在學校繼續傳福音啊! 」我想這一句話是神給我的一個要求又是承諾。 後來才知道,原來有一名學生因要去外國讀書就騰出了一個空缺,校長是經過禱告後,在云云備取生中才揀選了我。感謝神不單聽了我的禱告,還讓我看見祂確實地在多人的身上工作過! 當然,我很快就已經忘記了我要做的事,但神真的很奇妙,在中一學期終的時候我被人強行拉了去參加學校的團契,因而就開始了在學校參與團契的福音活動。 這次的經歷令我確信神的存在。 中學後,神開始考驗我對祂的信心。「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些東西都加給你們了。」(太 6:33),這就是考驗的主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試過在很忙碌的時候要返教會?在很多工作或功課壓力下,又要去教會的營會或活動呢? 以前的我,當有功課或考試,遇上又要返教會的時候,我一定會選擇先做好功課,反正一次不去教會有什麼大不了,因為上帝不會幫我做功課,而萬一欠交那就糟糕了。當然,這都是借口,因為每一次我都在家裡蹉跎,不知道幹了些什麼,最後還是等到爸媽回來,才真正開始做功課。 媽媽每次都重複「你們應當先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一切都將要加給你們了。」 ,叫我對神要有信心,但我每一次都不理會她,甚至說她令人厭煩。 直至我第一次去短宣,這是我第一次經歷這句經文的真實。 中五的那年暑假特別長,我決定找暑假工來充實一下自己和賺取旅費去旅行。因我未滿18歲,許多公司都不會聘用,加上因要返教會的原因而不能星期六日返工,所以獲聘請的機會更微。我開始想到要放棄兩三次去教會的時間用來上班,當媽媽知道了,就與我一起禱告,之後就很快找到工作了。 而真正的考驗就來了。工作了不夠兩個星期, 牧師竟然邀請我去短宣。我計算過,以那時上班的時數及薪酬一定不足以提供我去旅行以及短宣的費用,如果我答應去,到最後沒有錢,那怎麼辦啊!但我還是有問媽媽的意見,她說:「去吧! 因為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些東西都加給你們,神一定會有辦法讓你去的。」又是這一句,好!我就等著看! 我就是這樣懷著這不太好的心態答應了參加短宣,當然我心裡也是很想去的,但我清楚知道是沒可能的。工作了數天,突然老板叫我一個星期後才再上班,因為廚房出了一些問題要修理一下,但等了數天仍未弄好,我真的慌張起來了,還有一個月多就要交短宣費了,我卻 還未有工作! 就向媽媽發脾氣說:「 都說不去了,現在怎辨? 連工都沒有了,如何再找一份工? 沒有人會請我的,除非星期日可以去上班。」媽媽叫我冷靜,又跟我一起祈禱。 幾天後,我一個朋友叫我到她現在上班的餐廳去面試。我祈禱後就懷著不可能有人聘用我的心態去了。我又跟那人說,我不足18歲及星期日要去教會不能上班,誰知他說:「Of course OK!」 我想不到就這樣他聘用了我,更奇怪的是,這是全職的工作,上班時間及工資都比原先的高,而賺得的金錢不但能支持我去短宣,還支持我去台灣作中學的畢業旅行呢! 神不只加給我足夠,更是有餘。那一次的短宣,不但開心好玩,還改變了我和神的關係,使我與祂更親近,更加想繼續認識祂。 考驗當然不止一次,之後我升讀了高級文憑,是上大學的另外一個途徑,我選讀的是室內設計,這一科目沒有考試,但平時工作較忙碌,學校在復活節後需要交一份很重要的功課,工作量很大,但我又需要去復活節營,我正思量著不知去還是不去,恐怕去了就不能完成功課。我媽又用那金句鼓勵我,我考慮了數天,最後覺得對神要有信心 就去了,結果回來後也可以把功課完成,而且,還比有放假的同學做得更多更好呢! 我見證神是一位願意幫助人的神,只要我們願意全心全意依靠祂,先求祂的國和義,祂就會給我們安排最好的。神不但是我們困難中的幫助,祂更渴望與我們建立良好的關係,使我們能時刻活在衪的愛裡。

雅偉—我所倚靠的

作者:Dorothy 題目:雅偉—我所倚靠的 <雅偉,我所倚靠的>是我喜愛的詩歌,每逢唱這首歌時,都有很大的感動,特別詩歌內容提及神的名字時,各有不同的意思,當中有「雅偉沙龍」,是我的平安;「雅偉尼西」,是我的旌旗;「雅偉以勒」,是我的供應—雅偉是我最需要的,是我所倚靠的! 接下來,我與大家分享在懷孕期間的經歷。 懷孕的階段分為早、中、晚孕期—早孕期時,要特別小心,中國人尤其迷信,在懷孕初期,可能有很多事情,都不能做的,但我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有孕,主都保守看顧。曾在新年的時候跟教會去行山,那座山並非家樂徑老少咸宜,而是全港第三高的高山 – 大東山。感謝神的保守,這山很難行,要行5-6個小時,上上落落,要有好的體力,山路有沙石,樓梯多,我感到十分疲乏。其後又坐飛機去了北京旅行,那邊天氣好,無霧霾,見到藍天,影相的時候,我曾經跳躍過;又行長城,經過斜的關卡路,有時需要蹲下身才能下樓梯,感謝神一路上的保守。 回港後,檢查才知道自己已懷了孕,當時心情很惆悵,想著怎樣去預備所需用品,最後我什麼也不用做,因為神已為我預備一切。有人給了我很多孕婦衣服,省了我不少時間和金錢,有人更為我預備了許多產後用品。除此之外,神又為BB預備了許多必需品,如衣服、BB車、床……等等,沒想到有些還是全新的。胎教開始了,媽媽不介意用二手物品,BB也要學習不介意用二手用品呢! 中孕期間,做了兩次糖水測試,都是在婦產科的待產室病房裡做的。第一次當自己一人進入病房時,房內有很多孕婦,以為很快就輪到我,不期然便產生了恐懼、戰兢、寂寞感,彷彿我要獨自一人去面對。不久,有醫護人員叫我往別處做測試,因為我們遲到的緣故,其他人已開始進行測試了,除非指數超標,測試結果將會在覆診時才告知。及後想起,曾有肢體提醒過,不論遇到甚麼事情,都要呼求雅偉的名。第一次測試的結果,指數是在邊緣的位置,醫生建議再做第二次測試。 在短短的兩個星期裡,自己學習了有節制,特別是要戒除所有含較多糖份的食物和飲料。第二次測試時,當再回到待產室病房時,我已沒有先前那份恐懼了。第二次的測試結果比第一次跌了1點幾,感謝神的保守,我並沒有妊娠糖尿病。除此之外,神還為我預備了陪月員呢! 至今,我已進入了晚孕期,身體沒有感到不適,一切如常,只是肚大了,腳踵了,卻沒有影響我日常的生活,依然食得、睡得。 這是我懷孕時期的經歷,雅偉神是我的保護者,生產期快到了,這是女人的一大痛苦關卡,看似艱難又孤單,但我深信雅偉神必再一次牽我手帶我安然渡過,祂是我心裡唯一所倚靠的! 回到分享目錄

等候神的帶領

作者:Crystal Hong 題目:等候神的帶領 雖然由小學開始便返教會,但真正認識神和跟祂建立關係是在我中五會考的時候。 當時可算是我在人生中遇上的第一個難關,因為能不能繼續升讀預科就是靠這個考試了。其實我是很懶的,讀書不是很好,差不多每年都擔心要留班。當時每一次考試前,媽媽都會先跟我在家裡禱告,然後我們才去吃早餐和到試場。她還叮囑我在開考前自己也要禱告,求神給自己平安的心去考試。 考完公開試之後,我很害怕,我擔心我的分數不及格而不能升讀原來的中學。但很感恩,我最後的分數是比自己所想的高,可以繼續在原校升讀預科課程。對我而言,這是神給我一個很深刻的經歷。 升上預科後,我又開始懶惰了,課程深了,自己實在不太跟得上。我有想過要勤力點,但並沒有真正行出來。當時有一個很不應該的想法,認為神必會保守帶領,只要我沒有犯大錯,神就會讓我全部科目合格,使我能升上大學,其實一心只想能夠僥倖過關。最後,我這個想法沒有實現,高考的經濟科不合格,不能合乎升讀大學的基本要求,後來我報讀了副學士課程。 我喜歡拍照和製作短片,難得脫離了中學,心想應該可以選擇自己的興趣了,所以就報讀了多媒體設計。其實我畫畫不是很好,到如今,我的畫還是停留在小朋友的階段,但我覺得自己可以想出比別人好的構思和橋段,所以讀設計應該沒問題。後來我才發現很多同學既可以有很好的構思,也可以用優美的畫功去表達他們的想法。 讀了一個多月後,牧師問我有沒有想過自己將來的工作可以服侍神,當時牧師叫我先回去考慮一下。我心知其實我怎樣想也不會想到些什麼,倒不如直接問牧師吧。她提議我可以做老師去教英文,她說一個老師是最能接近年青人的,如果年青人能在成長的階段認識神是很有福的,有神的教導去引導他們生活,使他們有正確的價值觀走在正路上。 同時,我也開始想,究竟將來我想怎樣去過,做設計的話要常常日夜顛倒,我是不是甘心去過這樣的生活呢?最後我選擇聽從牧師的意見,改變我的目標去做一個老師。我願意聽牧師的建議,一方面是我認同牧師的說話,另方面我感覺到是神透過牧師跟我講話。新目標使我讀書更有動力,因為我找到了讀書的意義和用處,我讀書不再是為了考試,而是為了充實自己。幾個月後,我開始報大學。 我報了三所大學,包括港大,理大和嶺南。我覺得我一定能成功入讀港大的,因為聖經說神會給我們最好的。後來發現港大否決了我的申請,當時我真有一種晴天霹靂的感覺,我哭了,心想不是跟著神的意思走就會得到最好的祝福嗎? 後來有機會跟導師談到這件事情,我才知道,原來最好的是神認為的最好,不是我們認為的最好。再想,就算是給我進入港大,其他同學的程度那麼高,我能跟得上嗎? 惟有神知道什麼地方是最適合我,神不給我讀這所大學,其實不是不愛我,而是因為祂愛我,所以祂才帶領我去適合我的地方。 明白了這個教導後,我就繼續學習等候的功課,繼續副學士第二年的課程。之後又再有一次報讀大學的機會。這次我報了五所大學,分別有去年的三所再加上浸會大學和城市大學。最先知道不獲取錄的也就是港大,當時沒有感到太失望,因為去年已經歷過一次,我知道神會供應最適合我的大學。我一直耐性在等,直至知道浸大、理大也不取錄我的時候,我開始有點緊張,就在這時我終於等到一個嶺南大學的面試機會。我感覺是這所了吧!面試的過程很順利,面試後老師說大約等兩星期便會收到通知,我每天留意有沒有人收到通知。直至有人已收到取錄信,但我仍然沒有,就安慰自己說寄信可能會有一兩天的出入,應該只是還未寄到而矣。 最後,我收到取錄信了,卻是由城大發出的,與我預期的不同,我一點也不興奮,而且還很不安,一來城大的學費比較貴,二來我要先付留位費,我當時不想付,因為如果付了,而嶺大最後又取錄我的話,那麼已付的留位費不就是浪費了嗎? 我心裡想了很多,甚至希望在交留位費前最後一刻收到嶺大的取錄信,那麼我就不用多付留位費了。最後當然我所想的全沒有發生。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神已經聽了我兩年來的禱告,只是祂給的不是我自己所想的,我真的要學習順服神的功課啊! 曾有一位教會的姨姨鼓勵我可以向神求,求神只是給我一間大學的取錄,讓我知道這所大學就是神想我去的地方。印象中我好像沒有這樣去禱告,但神卻真的讓我這樣去經歷,最後我明白城大就是神想我去的地方! 在副學士一年級轉了新的工作目標後,我想是否要開始儲一些教學經驗?正當我想找一份私人補習時,有一位舊同學主動問我有沒有興趣給人補習,並介紹了兩個學生給我,這是多奇妙的事啊! 為什麼我願意一直跟隨神?絕對就是因為這些經歷令我知道神是愛我,並為我做了許多事,祂的帶領令我知道這條就是祂想我走的路。 在這個等候神帶領的學習裡,我特別學到要對神有信心,更重要的就是不要常常心存僥倖,基督徒不是只坐著,什麼都不做就會有好結果,我們必須先做好自己的本分,並且有信心地將自己未知的、擔心的事全交給神去掌管。 此外亦要提醒自己,做基督徒是沒有捷徑的,必須要努力不懈,縱然此刻未能明白神的心意,但當過後回望時,就會發現原來神的計劃是在很早之前已開始了,當中也一定有祂為我們度身訂造的學習呢! 回到分享目錄

Top